您好,欢迎来到第一枪!

拉勾三人组,打造另一种可能

许单单、马德龙和鲍艾乐 2018-05-16 09:15:0413

[导读]这是一个神奇的组合,三位从腾讯、百度、搜狐等大公司出来的80后,凑在一起创办了一家创业咖啡馆“3W咖啡”,随后又衍生出猎头、咖啡、传媒、孵化器、拉勾网和基金等六家公司。


这是一个神奇的组合,三位从腾讯、百度、搜狐等大公司出来的80后,凑在一起创办了一家创业咖啡馆“3W咖啡”,随后又衍生出猎头、咖啡、传媒、孵化器、拉勾网和基金等六家公司。


他们就是许单单、马德龙和鲍艾乐。

20128月,许单单、马德龙、鲍艾乐三人创办了3w咖啡。


3W咖啡运行之初,股东多达100多位,但仅有包括他们三人在内的14人参与日常经营,而且都是用业余时间参与。


那时候,许单单在美国对冲基金担任互联网分析师;鲍艾乐在搜狐工作,负责负责出国频道;马德龙任职百度,负责产品研发。可以说,拉伙创业之前,气场和性情都不同的三人彼此生活在不同的平行线里,并没有多少交集。


三个性情迥异的人凑在一起创业,有种偶然性的意味。他们之间的唯一联系点是腾讯。虽然三个人都曾是腾讯的员工,但任职时间错开了。


创办3W咖啡的提议是许单单提出来的,后来马德龙和鲍艾乐才纷纷主动入局。许单单和马德龙曾经对鲍艾乐说,“如果你不强势,也不可能坐在这里成为三个联合创始人之一。”而鲍艾乐则坦言许单单不适合讲笑话,“我们三个里面最适合讲笑话的应该是马德龙,他天性乐天。”


许单单是在一个腾讯前员工的QQ群里认识鲍艾乐的,不过那时候,鲍艾乐已经离开腾讯,加入了搜狐,而许单单本人也离开了腾讯,踏入金融行业成为一名基金分析师。


有人曾把他们相识的过程,描述成“鲍艾乐两次主动搭讪许单单”。多年后接受采访时,鲍艾乐喊冤,“我们都是有些小骄傲的人,真的不是我一再搭讪他。”


在他们三人中,许单单的故事是最曲折的。他曾坦言,“没有人比我更曲折。”1982年他出生安徽农村,初三那一年,父亲因病去世,突如其来的打击再加上没有人管教,成绩一落千丈,复读一年后才考上高中。


当他拿到北京化工大学通知书时,由于继父的反对,他差点读不成大学。好在,父亲去世前靠卖桃子和养牛给他留了几千块钱学费,才得以“逃离”这个充满矛盾的家。


带着对家庭的怨恨,在北京化工大学读书的日子里,他拼命学习以排遣命运的不公,最后考上了北大的印度语言与文学专业研究生。研究生第一年,他修完了所有学分,第二年开始去找兼职做生意挣钱。


在一次兜售数学考研书中,他一个星期就挣了4000块,从此一发不可收拾,性情也随之发生改变。原本带有自卑感的他,突然间热衷于社交,不仅组织北大的各种活动,还成了北大BBS上的网络红人,这无疑打开了人生的另一扇窗。


这期间,除了开公司做生意,他先后去了几家公司实习。第一家是咨询公司,做人力资源咨询,然后是大唐移动,之后是联想的人力资源部招聘组,负责校园招聘的组织工作。


临近毕业时,腾讯去北大招聘。许单单带着自己写的一页商业计划书前往参加,但他不是去应聘而是希望腾讯能和自己合作。幸运的是,这样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胆识,得到腾讯产品部经理的赏识,觉得他还挺有战略眼光,就推荐他到深圳腾讯总部的战略部工作。


同期的人都在埋头苦干,而许单单从入职开始就谋划着2年后跳槽,因此,他把大部分时间都投入到北大校友会中,组织了很多活动,认识了很多人,这为他积累了大量的人脉。当他得知做投资能挣到更多钱时,毅然决定转行进入金融行业。


对于专业背景不够强的他来说,踏入门槛颇高的金融圈子,并不是容易的事,好在他的人脉发挥了作用,最后进入平安证券卡,专门研究互联网投资。当市场有了互联网的投资需求,他开始吃香起来,成功跳槽到美国对冲基金,从一个年薪10万的互联网公司员工跃升为年薪近几百万的美国基金公司分析师。


随着结识的金融行业大佬越来越多,许单单又开始扮演起了组织行业的沙龙聚会的角色。创办3w咖啡的想法,就是在一次聚会上得来的。有一次,他组织了一个20多人的聚会,结果定下的咖啡馆临时要收场地费,这让他非常不满,于是决定自己开一间。


非常有意思的事,许单单并没想着单干,他竟然破天荒地邀请了上百位在企业界、投资界的重要人士作为股东加盟,包括沈南鹏、徐小平、薛蛮子等等,而马德龙和鲍艾乐也以兼职的身份加入其中。


很多与许单单共事过的朋友都说,许单单是一个知道自己的目标在哪里、而且所做的事情都围绕这个目标的人。


据与许单单成为合伙人的马德龙说,许单单在咖啡店里的时候很少跟人家主动搭讪,因为他知道他该认识什么样的人,一旦一些互联网大咖到场,他又能够把场面罩得很好。


运营一段时间后,咖啡店的生意没有多大起色,2011年底,三个人决定搏一把,全职参与进来,试图把这个濒临倒闭的咖啡馆救活。


三人的分工极其明确,许单单做过互联网分析师,把握大方向;百度产品研发出身的马德龙主要负责产品;而鲍艾乐负责市场、运营等业务拓展和发展外部资源。


虽然各司其职,但在拉勾网上线早期,这个三人组合也经常有分歧。实在吵得凶的时候,他们甚至会拍桌子。“我们解决问题最直接的方式就是关起门来吵架,但分歧一定会得到快速解决,出了屋子就要执行。”鲍艾乐说。


据马德龙回忆,有一次在战略会议上,他和许单单就业务拓展问题意见不合,他提出了PC、移动、HTML5和微信四个业务方向,却被许单单以聚焦和专注为由砍掉了一半,他愤怒得当场拍桌子。经过一番激烈的争执,最后三人达成共识,推迟移动端和H5业务的研发计划,主力发展拉勾网。


而鲍艾乐也试过与马德龙吵到几乎“情绪几乎失控”,最后两人不得不分开坐两张桌子,背对背谁都不理谁。可是,冷静下来,又会达成一致意见,出了门谁也不会放在心里。


为了解决管理问题,最后他们商定请专业人士打理3W咖啡,而他们三人则专注搞拉勾网。


争吵归争吵,当三人中遇到困难时,又会为对方挺身而出。2012年上半年,许单单负面新闻缠身,有人认为他虚报年薪,也有人质疑他看盗版书,这对他们造成了很大的精神压力。有一天晚上,三个人深夜开车从3W咖啡出来,平日里很强势的鲍艾乐突然坐在车后座上大哭,一旁的许单单罕见地给她讲了一个笑话,逗她开心。


在这样一路争争吵吵的磨合中,拉勾网逐步迈入正轨,截至20179月,拉勾网获得前程无忧1.2亿美元的D轮战略融资,加快了公司的IPO进程。


鲍艾乐曾经坦言,更喜欢男性搭档,因为风格更明亮、大气,更加敢于面对挑战。“我希望我的团队有令必行,有狼性,有单纯且直白的沟通风格,有明亮的团队氛围。”她说。


第一枪返回第一枪首页>>

相关推荐:

百度统计代码: CNZZ统计代码: 谷歌统计代码: